第249章 解不开暗号的后果 第(2/4)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249章 解不开暗号的后果 第(2/4)分页

继续辩解,“这些本来就是天狗的脚印!能让我干出这些事的都是那什么诅咒!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吗——”

    因为刚刚在进行推理的是枫原和灰原哀,他下意识地就冲着这两个小孩子吼,随后他才反应过来昨晚这两人不在现场。

    于是他赶紧四处张望了一圈,只好便看向绫小路警官,“——西木房间的天花板,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那不可能是人能干出来的啊!”

    “静电便条纸。”服部平次说道,“你利用了西木先生用来修改剧本的便条纸。利用静电无论任何墙壁或是物体表面都可以不用粘合剂直接贴上去的那个便条纸。

    你前一天住在那个房间里用颜料画上血迹和脚印,让它干透,再贴上那个便条纸把那些痕迹遮盖住,当然也没忘记第二天继续预约这个吸烟房。

    同时你把这个酒店其它的吸烟房都预约掉,趁西木先生打电话预约的时候,取消掉那个房间的预约,这样就能让西木先生预约到那个房间了。”

    “然后,”枫原说道,“刺死西木先生后,你用棒子在天花板摩擦一圈,便条纸就会掉下来,再把脚本弄乱扔在地上掩盖。接着你用注射器吸了西木先生的血,喷到天花板上的血迹中间。”

    因为一开始就跟绫小路警官说了他们是工藤新一的联络人,因此枫原稍微表现得特殊一些也不会让绫小路警官觉得奇怪。

    何况他在扮演柯南。

    柯南是不可能一句话不说的。

    “那、那个天狗呢?”阿贺田力不死心,“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燃烧后消失的那个巨大天狗,那又是什么啊?”

    “当然也是你自己弄上去的啊。新一哥哥他调查过的,听说你很擅长这些。”

    “怎、怎么可能,那你倒是说说看…”

    “速燃铝箔纸。”服部平次接过话茬,“速燃铝箔纸很轻,搭个那么大的天狗后可以用胶水贴在天花板上,再用含酒精的墨水涂上颜色,这样只要沾到哪怕烟头那么大的火都会瞬间烧光。

    你房间里留下的那三厘米的烟头烧焦的痕迹就是证据,留有三厘米长的话,说明你刚吸了两口就马上朝天狗扔了过去。也就是说,就在服务员开门之前,你点着了烟。那时候你应该被天狗吓得没有点烟的心情才对吧?”

    “不用接着狡辩了,”灰原哀有些不耐烦,“你的雨衣上还有着斑驳的血迹。昨晚刺死西木先生的时候你也穿着这个的吧?这么说,你怀里的刀应该也是昨晚的凶器,只需要检查一下就可以了…”

    她顿了一下,学着枫原以前吓唬犯人时的样子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刚刚我们可是看着你披上雨衣的,怎么,这也是天狗让你穿上的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阿贺田力面色阴郁。

    被不过六七岁模样的小孩子说到难以辩解的地步,他有些难以接受。

    “我?”灰原哀微微愣了一下。

    这句问话有些熟悉,让她想起了以前和工藤一起经历过的事情,那次工藤帮她回答了,还说她叫芽衣,是个侦探。

    不过现在她在扮演工藤,显然不能再次这样回答。于是她便看了枫原一眼,注意到他对着自己悄悄眨了眨眼后便回过头。

    灰原哀微抬下巴,语气认真地回道:

    “我叫枫原空,是个侦探!”

    ……

    但阿贺田力还是没有放弃。

    他面色变幻了几下,然后就直接将怀里的刀给掏了出来。

    只是附近的人都和他保持了安全距离,因此他便只是空挥了一下想要跑开。但随即,服部平次的竹刀就打在了他的手腕上,将他的刀击落。

    但他还是抓住机会转身朝空隙处跑去。

    枫原的手已经按在了麻醉针手表上。

    不过,他并没有动,服部平次也是如此。因为就在阿贺田力跑开的方向,柯南版工藤新一等人已经浩浩荡荡地跑了回来。

    只有绫小路警官朝着那边追了过去。

    世良真纯也在返回的人群中。

    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路上的面具男只是调虎离山之计,于是就赶紧重新跑了回来。世良真纯跑在人群中,忍不住回想起刚刚工藤新一在抓面具人时的表现。

    虽然工藤新一比起普通人要灵活不少,但看上去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准确的说,世良真纯并不觉得这个工藤新一有能力躲开自己昨晚的偷袭…

    昨天那个工藤新一也不想和别人有亲密接触…

    第一次见枫原那家伙时,他也是这样…

    ——昨天那个工藤新一和今天这个工藤新一很可能不是同一个。

    脑海里突兀地浮现出的这个念头把世良真纯自己吓了一跳。

    紧接着,还没等她自己用“总不能两个人都是工藤新一吧”这种念头把自己纠正回来,服部平次的声音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工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