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你求我啊) 第(2/4)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欺负(你求我啊) 第(2/4)分页

    “嗯,”林微夏点点头,想起什么问道,“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实习,我记得你不是心理学专业的。”

    “对,我是学新媒体的,有一个心理精神的专题想要调查研究,刚好家里的长辈认识这家心理研究中心的老板,就让我过来帮忙了。”蒋珩推了一下眼镜,解释道。

    林微夏推门进去,点点头:“这样。”

    两人在工作过程中相处还算愉快,但蒋珩偶尔透露出来的关心,时不时递给她一杯多买的咖啡或是小零食,这让林微夏有些不适应。

    可每次对上蒋珩的眼神,他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坦荡和真诚,林微夏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周五,普阳咨询中心的员工集体加班,林微夏坐在工位上拿手机发短信给班盛:

    【我今天要加会儿班,你自己先吃,不用等我。】

    没一会儿,手机屏幕亮起,班盛回:【加到几点?】

    林微夏在对话框里编辑并发送:【九点吧,所以你先吃。】

    五分钟后,手机屏幕亮起,ban:【行。】

    林微夏坐在办公桌前统计近期来访病人的表格,并整理着病例报告。其他同事刚不是从诊室出来,就是在忙自己的事。办公室里安静得不行,只有键盘打字或者资料翻阅的声音。

    偶尔办公室同事间会互相扔饼干给对方,相视一笑然后继续工作。

    林微夏在办公室加班到九点,一行人松了一口气,她抬手揉搓了一下脖子,收拾好东西跟几个同事走了出去。

    七八个人一边聊天一边下楼梯走出咨询中心。推开旋转玻璃门,热浪袭来,外面嘈杂的车流声和交闪的灯光一下子把他们从上班拉回了生活中。

    一群人站在普阳咨询中心门前,忽然有人提议去吃火锅。林微夏老是记不住这些线路,正拿着手机查回去的换乘地铁,

    “微夏,你去吗?咱们一起去吃火锅,犒劳自己,难得大家一起吃饭!”同事看着她说道。

    林微夏神色犹豫,夜晚的风出来,来了一丝凉气,蒋珩站在一边,看见她柔软的长发间夹了块白色的纸片,抬手自然而然地伸手帮忙摘去,笑着说:

    “一起去吧。”

    一行人哦了起来,暧昧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眼看他们就要起哄,林微夏正要开口解释时——

    一道类似于冰块且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占有欲极强:

    “老婆。”

    心口一窒,林微夏转身,看见班盛那辆招摇得不行的gtr停在众人身后。

    众人看到的是一位身材高挺,头颈笔直的男生朝他们缓缓走来,他的五官立体,脸部线条流畅分明,透着一股混不吝的气息,越走近,看清他锁骨处文了一只黑色的燕尾蝶。

    他像是把蝴蝶养在了身上。

    突起来的一侧锁骨纹了三个骨钉。

    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这骨钉位置和小林同事打的骨钉位置一模一样。

    班盛走了过来,自然而然地牵起林微夏的手同他们打招呼。

    蒋珩的脸色极其僵硬。

    最先起哄的人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小林啊,你们年轻人谈恋爱这么直接的吗?真是甜死人哦。”

    林微夏红了脸,想挣开他牵着的手没挣掉,说道:“他乱喊的,这是我男朋友,班盛。”

    班盛一一同他们打招呼,寒暄了几句后,他牵着林微夏离开。开车回家的路上,林微夏瞥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班盛,见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目不斜视地看向正前方开着车。

    班盛拿着遥控器换台的手一顿,睇了一眼旁边的亮起屏幕的手机,眯了一下眼。

    “啵”的一下。

    “蒋珩,那次民宿之后,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联系了,如果不是这次实习偶然遇见,你是不是不会再联系我?”

    “你可以追我很久吗?高中的时候我拒绝了他三次,还骗过他。”

    车内的空间密闭,防窥的车窗紧闭,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里面在干什么。

    “但你可以看我的。”班盛把手机递了过去。

    高中转学到深高,林微夏性格冷得像块冰,对谁都一样,也不在乎,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一个人。是一个叫班盛的男生,强行闯入她的世界,她第一次产生嫉妒,喜欢,吃醋,心痛的情绪全是因为他。

    还在吃闷醋。

    林微夏坐在班盛大腿上,手指由脖颈插入他的发间,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棉衬衫,男人掌心带着粗粝的茧覆了上去,一阵战栗。

    “是。”蒋珩脸色是一闪而过的狼狈。

    既然班盛主动上交,林微夏也没假客气,她想起什么,走马观花似的翻了一下他的微信列表,确实没有什么,他的微信最近联系人很少,以前生病时结交的那些狐朋狗友班盛全给删了。

    但她开可乐的技术比以前好多了。

    触碰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