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第一次用) 第(2/5)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卡片(第一次用) 第(2/5)分页

欢班盛了,也越来越惯着他了,现在是你更喜欢他吧?我跟说,谈恋爱都是这样的,一开始女生没那么喜欢,男生喜欢得要死,到手了之后,情况反过来,而且重逢之后是你主动追回他的吧,你看他现在飞回学校了,给你打电话了吗?”

    林微夏下意识地反驳了,事后又忍不住回想这件事,好像是这样,因为高中是自己性格的原因,她性格内敛也不愿意去表达,后来再和好,她确实变了主动很多。

    最重要的是,班盛最近确实没怎么联系过她,每次视讯的时候,两人只讲了一会儿,他电话就响了,然后说要去实验室,最后仓促挂断视频。

    周五,是林微夏固定去福利院的日子,她站在站台前等公交,等待的间隙,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班盛,那边很快接起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刚熬了个夜,声音透着一丝清哑:“喂。”

    “喂,我记得你是下周四回来?到时我们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林微夏问道。

    “那天有约了。”班盛缓缓出声。

    “男生女生啊?”林微夏没忍住问道。

    班盛似乎还在那边认真思考然后开口:“表面很冷,实还挺可爱的一位女孩。”

    果然,她现在确实他喜欢他更多。

    所以班盛有恃无恐的去和别的女生吃饭,越来越不对等了。林微夏也不想让他管了,心底委屈又生气,表面淡声道:“随你。”

    说完后半天没有回应,林微夏皱眉,把举着的手机拿到眼前,一看没电了。

    烂手机。

    懒得再管,刚好蓝色的公交从不远处缓缓驶来,林微夏背着大提琴刷卡上了公交。车子开了四十多分钟,在福利院站前停靠。

    林微夏下车,刚抬脚进去,孩子们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将她团团围住,开始叽叽喳喳地讲话,分享自己最近的成绩单,她的唇角带笑,认真地听着他们说话。

    给孩子们上完音乐课和心理治疗课后,林微夏走出教室来到院子,见文姐在剪纸,她走了过去,拿起一把剪刀帮忙。

    两人一边剪纸一边聊天,分析每个特殊儿童的不同心理状况和认知阶段。没多久,外面响起了喇叭声,文姐放下剪刀,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又折回,笑着说:“小林,能不能帮我搬东西。”

    “没问题。”

    说完文姐又去交福利院的其他文姐和老师了,林微夏放下剪刀走了出去,福利院门外停了一辆黄色的货车,不断有工人抱着一箱又一箱的东西擦肩进去。

    林微夏解下手腕上的皮筋,将脑后的长发绑了起来,挽起白色的针织衫袖子,开始帮忙搬东西。

    搬了半个多小时左右,林微夏站在储藏室看了一眼箱子,这些好像听障儿童使用的学习用具和书本,还有其他儿童用的玩具,箱子上面贴了一个类似于基金会的标志。

    林微夏抽了一张纸巾擦额头的汗,随意问道:“文姐,谁这么大手笔捐赠的啊,我都碰见好几次了。”

    从她?大一在这家福利院做志愿者开始,这里的小孩几乎一见到这辆车就会跑出去。

    大三那次也是。

    这么多捐赠品,快把这间活动储藏室给堆满了。

    “有一个投资人,成立了一个基金会,专门用来捐赠特殊儿童的,对方长期捐赠已经快四年了,哎,不过说起来,这个基金会名字和你的名字还挺像的,叫微夏基金会。”

    微夏基金会,林微夏听到这个词,心里咯噔一声,起了一个猜测,她问文姐:“文姐,这家基金会背后的法人是谁?”

    “你等一下啊,我去办公室找找捐赠合同看看,”文姐说道,想起什么拿起手机,“我手机有个电子版,我看看,对方是匿名捐赠,但留了电话号码。”

    “我记得那个捐赠人是年轻的帅哥,人还特别有礼貌,不过几年前他来福利院的时候,我看着那男生气质有点阴郁,常穿一件黑色的冲锋衣,在你的办公桌上一坐就是坐半天,也不说话,看着挺压抑的。”

    手机递到眼前,林微夏看到了熟悉的电话号码,“轰”地一声,心底的城墙倒塌,电光石火间,她想起了什么,拔腿向外面跑。

    文姐的声音还在身后念叨着,正说着话,小林就不见了,喊道:

    “哎,你去哪呢?”

    林微夏来到孩子们的游乐场,琥珀色的眼珠环视了一圈,终于找到扎着羊角辫的女孩,丁丁,她正在玩木马,月儿也是一名听障儿童。

    林微夏走过去,蹲在她面前,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头:“每年在节日里,你给我送的贺卡和礼物,是谁教你给我的吗?”

    月儿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她指了指自己脖子下面,费力地说:“有一个……这里有蝴蝶的哥哥,让我给你的,他说……他给你,你可能会拒绝。他说你不想看到他。”

    林微夏眼睛一下子就湿了,重重地揉搓了一下眼皮,越揉越想哭。

    林微夏在福利院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