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春雪 第(2/3)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95章 春雪 第(2/3)分页

证帮他开了一个隔间,女生把身份证还给班盛,见大帅逼在发呆,放软声音说道:“你好,这是你的身份证——”

    思绪回神,班盛接过身份证来到隔间里,上线打游戏,他在那家网吧待了一天,也没再见到林微夏。

    第三天,班盛照例一身黑色的衣服来到这家网吧,照例开卡打游戏,由于他在一个固定位置待久了,加上长相出挑,痞帅的气质独一份,很快吸引了网吧其他女生的注意。

    外面是阴暗的灰色,网吧里面空气比较闷,男生修长的手指在敲打着键盘,脖颈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有些发僵,班盛抬手揉搓了一下,倏地,一罐冒着冰雾的蓝色可乐出现在眼前。

    懒散地瞭起眼皮,视线内出现一位长相明艳的女生,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敲了敲瓶身,发出“哒”“哒”的声音,对方笑吟吟的:

    “请你喝。”

    班盛扯了扯唇角,视线移向可乐,开口:

    “我不会开。”

    “啊?你不会开可乐吗?”女生震惊道。

    班盛待的这个隔间正对着网吧的吧台处,距离也近,说话的间隙间,他听见吧台处的收银员喊道:

    “微夏,你来啦。”

    接着,一道充满雾气温和的声音传来,让人想到下雨天,有人接话:

    “嗯,我东西漏这了好几天了。”

    喉结一滚,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条件反射般,班盛关了麦,拿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朝外面走去,偌大的电脑屏幕上赫然留着游戏同伴愤怒的留言:

    草,你怎么下线了。

    邱明华坐在对面隔间也一脸的欲哭无泪,马上就要拿到血升级了!班爷这是要去哪里。

    视线内出现是鹅黄的墙壁,瓷砖的缝隙是黑色,地面是湿漉漉的。然后是她说话时轻启的嘴唇是山楂的红,修长脖颈的弧度是白雪的颜色,以及伴随着她说话时的小动作。

    每一处都在掠夺着他的呼吸,燃烧着他的欲念。

    班盛走了过去,瞥见林微夏让了一下,靠在旁边的架子处,她低头看着手机,没有发现他。

    “你好,请问要点什么?”吧台处的工作人员问道。

    班盛愣怔了一秒,没反应过来,嗓音发紧:

    “可乐。”

    冒着冰雾的可乐递过来,班盛接过来,扫码付款,转身往回走,瞥见林微夏身上穿的绿色无袖长裙裙摆处沾了一点污泥,偶尔晃动露出一截白腻的玉足。

    想与她产生关联。

    哪怕是做她裙摆上的污泥也好。

    班盛这样想到。

    回到座位上后,把原来那罐可乐扔进垃圾桶里,不顾众人的咆哮,游戏下了线,随便打开音乐播放器找了首歌听。

    班盛坐在电脑前,漫不经心地浏览着网页,吧台处女生间的交谈断断续续传过来。

    “你真的转学到深高啦?”吧台处那个女生问道。

    “对,刚去没两天。”林微夏接话。

    “恭喜,那我请你食咸柠七咯。”对方说道。

    隐隐瞥见唇角的弧度上翘,让人想到红色的月见草,软到心里,听见她说:“好呀。”

    “轰隆”一声,天空响了好几道闷雷,没一会儿,大雨倾盆而下,地面瞬间腾起无尽的雾气,白色的湿气沿着劣质窗户的缝隙钻进来,有几滴溅到了班盛身上。

    “又下雨了,你带伞没有。”

    “啊,我忘了。”

    “那你再等等,等雨停了再回去。”

    半个小时过去,雨势收歇,由大雨转为小雨,班盛站起来,往窗外看了一眼,大街上的行人很少,雨还是很密。

    “雨还没有停,但我不能等太久了,我姑妈等我去店里帮忙。”林微夏跟朋友说道,语气苦恼。

    班盛拿起电脑桌旁边立着的brigg黑色长柄伞,径直走出去,掠过两人匆匆下了楼。穿过狭窄的楼梯,一口门口处有一个装伞桶,里面空空如也。

    班盛看了一眼外面下个不停的雨,撑开黑色的伞,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也不怜惜这是多一把新伞,用力用断半根伞骨,手腕处的青筋突起,“啪”的一声,一块伞布软下来。

    然后他把伞随意地扔在墙角边。

    伪装成被人遗弃的一把坏伞。

    没一会儿,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淡淡的清香飘过来,班盛喉咙一瞬间发痒,瞥见她站在旁边,两人离了一段距离。

    柔软的黑发与肩膀的弧度连在一起,眼睛是猫一般的琥珀色。

    班盛看见藕白的胳膊伸出去接了一下雨,又收回来,显然,她看到了墙角处躺着一把坏了的伞。

    林微夏捡起伞四处逡巡了一眼,班盛立即收回视线,侧过一张冷淡分明的脸,从烟盒摸出一根烟含在嘴里,低下脖颈,伸手拢火的时候挡住了半张脸。

    余光瞥见她拿着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