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靠近 第(2/3)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77章 靠近 第(2/3)分页

吃饭了吗?宁sir?】

    【宁sir,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呀?】

    消息发出去很久,宁朝过了五小时才回,语气是一贯的不近人情和冷酷:

    【除了你这样的,我都喜欢。】

    门紫是谁啊,钻石心,扔地上都摔不碎的那种。她看上的男生,只分她想不想要的,想要的一定要追到手。

    宁朝越不理她,她越来劲。

    照片发出去后,门紫在对话框里打字发出哒哒的声音,问道:

    【好看吗?】

    这会儿是发出去,几乎不到五分钟手机屏幕亮起,宁朝回了一个字:

    【丑。】

    门紫眉毛挑了一下,哼了一句,嘟囔了一句没眼光,有些生气地把手机塞回兜里,走到马路边拦了一辆车去参加聚会。

    一到聚会,门紫刚才不愉快的心情一扫而空,她在聚会上喝得烂醉,最后由一位朋友把她送回了家。

    门紫回到家,把高跟鞋一踢,冲过去抱着马桶狂吐,吐完之后门紫就扶着门框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坐在化妆前卸妆。

    卸完妆后,门紫泡了个澡,热水浸烫过皮肤之后,人也清醒了很多,洗完澡后,门紫半眯着眼睛来到房间,把脚下的拖鞋一掷,整个人爬到了床上。

    门紫迷迷糊糊地睡着,想起什么,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她又想起下午发照片过去,宁朝说她丑的那件事。

    越想越生气,于是喝醉了的门紫拿着手机又对自己拍了一张照,然后躺回床上去,把照片发了过去,什么都没有说。

    宁朝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大概十一点多,宿舍快要熄灯,枕边的手机发出嗡嗡的声音,登进去一看,又是那臭丫头发的信息,不在意地用拇指化开红点,视线顿住。

    是一张门紫的素颜照

    她的头发半湿,柔软地披在身后,穿了一件月牙银的白色吊带睡裙,肩颈线条完美流畅,浓颜长相,但因为卸了妆,妖艳的五官生出一丝柔和感。

    其实白天门紫发的那张烟熏照不是不好看,只是妆太浓了,遮掩了原来的五官,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失真。

    宁朝看着那张照片一直没有移开视线,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室友有事喊他,喊了好几声,他才回神,熄灭手机屏幕,转头问道:

    “什么事?”

    “你手机住了个勾你魂的女人啊?”同伴打趣道。

    宁朝笑骂了一声:“放屁。”

    到了周五,雪终于停了,但积雪堆得半尺高,踩在路上有些费力,城市管理部门开始清扫街道,铲雪。

    林微夏和门紫周五下午都没有课,所以收拾好东西准备中午出发。

    门紫发信息给林微夏的时候,林微夏正在戴围巾,整理了一下头发后,拎着行李袋下了楼。

    门紫高挺的鼻梁处架了副墨镜,她接过林微夏手里的行李袋然后放了后车厢。林微夏坐上副驾驶后,门紫发动车子,她从牛皮纸里拿出一根冒着热气的水煮玉米,说道:

    “你是不是还没吃饭?”

    门紫腾出一只手接过来,咬了一口,甜又糯,她感叹道:“夏夏宝贝,像你这么贴心的人上哪找啊,不如嫁给我,我把工资卡都给你。”

    林微夏被门紫成功逗笑,应道:“好啊。”

    车子驶上高速公路,车窗外的银杏树,低矮的山,结了冰的湖面一路倒退。她靠在椅背上和门紫聊了一会天,昨晚她熬了个大夜赶作业,疲惫感袭来,不由得打个了哈欠。林微夏往后拿了个靠枕,扭头跟门紫说话:

    “小紫,我先睡一会儿,一会儿你开累了换我开。”

    “好,你休息吧,两个小时算什么。”

    林微夏偏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慢慢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支离破碎的梦,梦中有一个她追逐了很久的黑色身影,但看不清正脸,每次手刚够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身影就会迅速消失。

    等林微夏从梦中睁眼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进入了雪云冲景区。

    车子一路歪歪扭扭开过去,经过一栋又一栋的独立别墅,还有民宿。不远处还有一个大型的动物农场,老远林微夏就看见了一只绵羊立在栅栏边上。

    七彩的旗下串联在一起,作为各区域的分界线,这里的海拔高一些,天气也更冷,雪也更厚,崇山峻岭都是雪,蓝色的牌子还刻了云冲滑雪场五个字。

    终于抵达地点,车子在一栋蓝白的独栋民宿前停下,林微夏刚睡醒,肩颈酸痛,整个上半身都是麻的,她揉搓了一下脖子,打开车门下车,绕到车尾去拿自己的行李。

    刚要转身,一位穿着藏青色夹袄戴银丝眼镜的男生走了过来,唇角勾出浅浅的笑容,伸出手:“我来吧。”

    竟然是蒋珩。

    之前在酒吧里,他以为林微夏会乖乖受人欺负,后来还调了一杯堕落天使的酒给她。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