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大海 第(2/4)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93章 大海 第(2/4)分页

的肩膀,低声讨论一会儿去食堂便利店买冰镇饮料喝。

    班盛是最后一个出场的。

    “别睡了,班盛学长出场了。”有女生说道。

    “我靠,大拽哥啊,我可以。”有人接话。

    “长相蛊死我算了,真的帅。”

    “哎,你们听说没,那位学长高中一直在追一个女孩,哎一直没追到,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林微夏坐在台下听着没有出声,始终淡淡地笑着,看向台上的男人。他一身黑色西装站在台上游刃有余地发表讲话,喉结缓缓滑动,五官更加凌厉分明,与高中相比,多了一丝沉稳,但眉眼依稀透着少年气,领口松散地解开两颗扣子,是意气风发,痞气不羁的模样。

    他先是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在做的事,然后表达了对母校和各位学子的美好祝愿。到了自由提问环节就轻松了许多。

    “学长,你逃过课吗?”有人提问。

    “逃过,”班盛出声,慢悠悠补了句,“还是带我女朋友逃的。”

    台下爆发出一阵笑声,老刘先是叹气接着也无可奈何地跟着笑了。林微夏也跟着弯起唇角,这时台下有一位记者适时发言,她问的问题专业许多:

    “学长,你好,我是小你两届的深高校友,你研发的那款叫‘听夏’的人工耳蜗植入体,我也有了解,纤薄,并能处理各种环境的噪音和保护残余听力这些优点不用说,我想问句题外话,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班盛语调漫不经心,防守着这位记者:“故事太长,以后有机会再说。”

    台下一脸八卦的学生“切”了一声,一脸的失望,然后台上的班盛话锋一站,语气正经起来:

    “不过今天有个事,想请各位见证一下。”

    林微夏正认真举着相机,正聚焦着一张英俊逼人的脸,班盛看向台下,底下嘈杂起来,他似乎在找人,一双漆黑的眼睛撞向她的镜头,眼神笔直地看着她。

    心不受控制地缩了一下,然后跳得很快。

    很快,学校的投屏长焦移了过来,大屏幕上很快出现了林微夏的脸,片刻的惊慌,她今天只化了一个简单的妆,简单的白T恤和蓝色牛仔裤,只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抓了一下长发。

    “坐在观众席倒数第四排第个眼尾下面有个蝴蝶胎记的女孩,”班盛缓慢出声,“帮我把她请上台。”

    众人齐齐看过去,无数双打量和艳羡的眼神落在林微夏脸上,她有些脸热还有些头皮发麻。早上出门的时候,班盛压根没有提醒过她要穿得漂亮一点儿。

    偏偏班盛站在台上还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还有心情开玩笑:

    “对,那位长得很正的女孩是我老婆,别看了。”

    台下爆发出一阵笑声,瞬间开始起哄,无数声音响起,林微夏被一帮学生拥到台上,她站在那里,人都是紧张的,手心出了一层汗。

    抬眼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也回看她,两人都没有说话,台下安静得不行。班盛笑了一下,看着她忽然开口:

    “林微夏,你不是鱼缸,是灯塔。”

    他是一条孤独的鲨鱼,在海里游了很久,而林微夏是灯塔,照亮他的归途。

    他们说着旁人听得去云里雾里的话,林微夏笑了一下,她听懂了。

    班盛喉结滚动了一下,尽管他在无数大场合发表过感言,可这次却有些紧张,他看着林微夏,语气认真:

    “上周我在别的城市出差,忙到很晚才睡,早上起床的时候看见杯子里摆着一根牙刷,忽然很想结婚。”

    “跟你。”

    台下再次沸腾起来,学生们嗷嗷叫个不停,在一片不绝如缕的尖叫声中,班盛抬手擦了一下她眼角的泪,继续说道:

    “早上出门的时候,你坐在我车里补妆,有几滴指甲油滴在车座位上,中控台放着你无聊时折纸鲨鱼,车内全是你的气息,那一刻,我只想跟你共度余生。”

    班盛单手从裤袋里拿出一枚戒指递过她面前,在千人的台下看不到,但林微夏看到了他的指尖在抖,她眼眶一下子红了。

    男人自嘲地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人很混蛋,也经历过很多不好的事情,也辜负过你,但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我的牙刷想跟你的摆在一起,想吃一辈子的芹菜炒牛肉,喜欢夏天胜过冬天。冬天会给你暖手,只给你热牛奶。”

    “你想要的,我会拼尽一切,然后都给你。”

    “林微夏,我会永远爱你。”

    观众席上原本是起哄看热闹的气氛,这会儿感动得不行,有几个人眼眶含着泪花,甚至还有人小声地抽泣。

    林微夏站在台上泣不成声,感动之余又觉得幸好,幸好他们坚持到了现在。

    她笑着伸出手,戒指缓缓套了进去,眼睫是湿的:

    “好。”

    答应他的那一刻,台下的尖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